山西11选5开奖电子屏走势图 www.iksvml.com.cn   2月2日上周五,A站官博發布微博稱:“我想再活五百年”。經測試,A站網頁端與APP端均已無法打開。

  對此,A站CEO劉炎焱向騰訊《深網》獨家回應稱,“A站是不是要關了,不好說”。

  此前有消息稱,A站的服務器由阿里云提供,在1月31日晚上12點就已到期。但據阿里云客戶滿意中心在微博上的回應,阿里云包年包月ECS到期后數據可以保留7天時間,超過7天不續費服務器才會被釋放。

  這意味著A站最終的生死線或在本月7日左右,如若不及時續費,A站將被完全清空數據。

  這已經不是A站第一次“瀕臨倒閉”。最近的一次發生在去年11月25日,當時A站同樣網站宕機,但在11月28日,網站又重新恢復。之后,A站給出的說法的遭受入侵,物理連接停止。

  對于此次關停的原因,劉焱焱表示暫時不方便透露更多。但他表示仍在為A站奔走,將堅守A站。

  此前有消息稱阿里巴巴旗下的云峰基金擬投資A站,但融資遲遲未落地,雙方也暫未對此消息有正式回應。

  資金鏈已斷裂多日

  在網站關閉的同時,多名員工反映,A站已經拖欠工資。知情人士向騰訊《深網》表示,A站資金鏈斷裂已經有些時日,但恰逢月末月初,問題才暴露的愈加嚴重。

  而一位曾在A站擔任中層的離職員工表示,考慮到A站長期以來糟糕的財務狀況,資金鏈斷裂并不意外。

  公開資料顯示,A站成立于2007年6月,是國內最早的彈幕視頻網站。但與走上正軌的B站相比,A站控制權已經幾經易手,資方與管理層屢次出現矛盾,公司長期處于動蕩混亂之中。在此過程中,缺乏正規化管理的A站很長一段時間內在變現問題上毫無進展。

  根據此前中文在線投資A站時披露的A站資料,2015年全年,A站營業額僅為364萬人民幣,但凈虧損卻高達1.13億元人民幣。

  不僅如此,這一虧損狀況在2016年進一步加劇:2016年1月-9月共計九個月,A站營收大幅降低至71萬,凈虧損卻繼續攀升至1.46億。

  日漸衰弱的造血能力,加上視頻網站自帶的高成本屬性,讓A站不得不成為一家高度依靠燒融資的公司。

  然而,根據可查資料,A站最近的一次融資仍是2016年11月中文在線對A站的入股。根據彼時中文在線發布的公告,中文在線以現金出資2.5億元認購A站母公司廣州彈幕網絡科技有限公司13.51%的股權。

  這筆看似解決燃眉之急的資金,在高度虧損的A站面前仍然捉襟見肘。騰訊《深網》梳理發現,自2015年合一集團對A站進行A輪投資以來,僅計算大額融資,A站總融資額約為4億元人民幣。但2015年、2016年兩年的虧損,就在2.6億以上。以A站的虧損速度,2017年全年有可能仍在1億的量級。以此計算,A站融資資金可能已經消耗殆盡。

  值得一提的是,這還是在融資資金全部到賬的情況下。根據中文在線在2017年12月15日發布的《2017年1-10月、2016年度備考合并財務報表審閱報告》,中文在線的2.5億資金僅僅到賬了1.31億元。

  已非“二次元”網站第一梯隊

  糟糕的財務狀況背后,是A站同樣糟糕的運營情況。由于長期處于動蕩,公司運營在很長一段時間處于半停擺狀態。

  事實上,每次更換資方,A站就會發生一輪動蕩。以2016年年初軟銀注資為例,注資同時,原Acfun CEO孫旻將改任總裁,莫然出任新任CEO;不久后的5月,A站兩位重要負責人產品運營產品副總裁張俠與總編輯劉炎焱均被排擠出核心管理層。

  接手張俠與劉炎焱工作的卻并非A站內部人員,而是時任半次元CEO的王偉(PT)。

  但這一境況僅維持不到兩個月,此前曾被邊緣化的劉炎焱“反轉”接任CEO,董事長兼CEO莫然辭職。知情人士表示,這次反轉的幕后主事人,可能正是公司第一大股東、奧飛娛樂掌舵人蔡冬青。

  顯然,內耗成為A站衰落的重要原因。復雜的股權結構,使得不同股東之間的爭斗成為常事,公司發展因之受累。

  一位熟悉A站的人士告訴騰訊《深網》,雖然互聯網公司普遍人員流動大,但“A站速度”在整個圈子可能都難尋對手:一個月換一任總監是常事,由于缺乏正規化管理,公司招人開人如同兒戲。不同股東代行人之間的斗爭,使得A站“內斗”從未停歇。

  這一系列情況在劉炎焱正式接手后已有不少改觀。自2016年7月,A站迎來了“長達”一年半的相對穩定期,除了引入中文在線成為公司戰略股東,劉炎焱還針對A站長期被忽視的變現問題做過一些努力,諸如去年6月,在他主持下,A站舉行了第一次對外廣告推介會------這一度被認為是A站復蘇的標志。

  但此時的A站可能已經積重難返。根據站長工具查詢結果,截至目前,A站全球ALEXA排名為11629,與此對比的是,B站為249;整站日均IP上,A站僅為2.85萬,B站則為166.5萬。

  不僅如此,政策風險也在威脅A站生存。與B站不同,A站并未持有《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的;自2015年起,就有消息稱A站頻繁收到北京市文化市場行政執法總隊發出的行政處罰決定書。

  到今年下半年,這一形勢愈加嚴峻。今年6月22日,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發文要求A站按照有關規定對視聽節目服務進行全面整改。9月5日,北京市文化市場行政執法總隊再次通報,依法對A站母公司以未經批準擅自從事視聽節目服務、提供非法有害違反社會公共道德視聽節目內容等違法違規行為作出四起行政處罰,共計???20000元,同時責令該網站對視頻節目內容進行整改。

  下調估值或為爭論焦點

  糟糕的財務與運營數據,以及政策生存環境,再加上復雜的股權結構,令A站這輪融資倍加艱難。

A站可查的最新股權結構A站可查的最新股權結構

  根據A站可查的最新股權結構,目前A站共有10名股東,蔡冬青以54.77%居第一位,中文在線、合一集團以13.51%、13.23%分居二三位;此外,軟銀四家機構合計持股12.98%。

  這也意味著,除了個人持股的蔡冬青外,有三家持股接近的大股東利益牽涉其中,想做到平衡與兼顧,并不容易。

  知情人士透露,在云峰入股的問題上,多個股東爭執不下,很大程度上阻礙了A站融資進程。爭論的焦點在于,與B站這類一直向上走的企業不同,A站的狀況日益糟糕,這使得估值只能下調。

  下調估值,勢必會引起老股東不滿。

  據悉,中文在線入股時給予A站的估值為18.5億元。但截至2016年9月30日,A站資產總額僅為3626萬元人民幣,總負債卻高達1.48億元。無論從財務層面,還是A站近一年來仍在下行的實際狀況,A站或許已經很難再撐起當年18.5億元的高估值。

  各方能否最終達成妥協,將決定A站最終的命運。

  目前,隨著A站網站關閉,這一事宜將日益緊迫。如若網站清空數據,對于所有股東而言,將會是最糟的結果。

  而在劉炎焱看來,A站的命運還存在很大變數,現在說要關閉,還為時尚早。畢竟,距離2月7日還有5天,在劉炎焱推動下,A站快速促成融資,或是暫時拿到一筆救急資金,并非絕無可能。這一次,A站能逃過一劫嗎?

 ?。ɡ叢矗褐泄攣磐?/p>


山西11选5开奖电子屏走势图